RSS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粉象生活靠谱吗 » 正文

大富科技孙尚传: 从富翁到“负翁” 至暗之中点明心灯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27日 | 作者:wzlongf22 | 0个评论 | 65人浏览

原标题:大富科技孙尚传: 从富翁到“负翁” 至暗之中点明心灯 来源:上海证券报

“我就是一个傻瓜!”孙尚传连续说了两遍。

而这两遍有着不同的含义。第一个“傻瓜”是针对资本而言,从百亿富翁到负债数十亿的“负翁”,孙尚传未能参悟资本的“双刃剑”特性;第二个“傻瓜”是针对梦想而言,在现实与梦想的激烈碰撞之中,孙尚传依然执着于梦想,并未放弃。

不久前,上证报记者专访了大富科技(300134)实控人、董事长孙尚传,倾听他心底关于梦想与现实激荡的回响。

救赎

一份“迟到”近5个月的合作协议最终签署,让孙尚传紧锁多时的眉头略微舒展。

12月11日,大富科技公告,中国信达将与蚌埠市政府投资平台共同协议出资不超过60亿元,组建基金,推动安徽配天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配天集团”)的债务重组。

配天集团是大富科技的控股股东,近年来陷入了流动性危机。一场梦想与现实的较量,让配天集团和大富科技的实控人、董事长孙尚传如梦方醒。

今年7月,大富科技便公告该债务重组项目已获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同意,直到此次合作协议的达成,历时近5个月。自此,无论是配天集团,还是大富科技,在危机之后或将迎来一次根本性的扭转。

孙尚传及配天集团的危机,肇始于2015年。2015年上半年,大牛市仍在持续,大富科技的市值逼近400亿元,在并购市场也非常活跃。

2015年4月,孙尚传意识到主业可能出现危机,想借机在并购风口下快速拓展产业链,大富科技抛出了定增计划,拟投向柔性OLED显示模组产业化、USB 3.1 Type C连接器扩产、精密金属结构件扩产以及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一年之后,2016年9月,大富科技的定增计划完成,按照30.63元/股的价格,大富科技向蚌埠城投、浙银资本、金鹰基金、华安未来、北信瑞丰5家机构,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2亿元股新股,募集资金净额不超过34.5亿元。

“我最大的错误,就是不懂资本市场,签下了保底协议。”令孙尚传追悔莫及的还有,大富科技上市以来,他一直未减持股份为自己留点“弹药”。

据了解,真正认购大富科技定增股份的是杭州延载、深圳银泰、浙商控股等7方投资者。彼时,孙尚传通过配天集团,与7方分别签署了“本金+年化收率6%”或“本金+年化收率8%”的保底协议。

这个保底协议让孙尚传深陷泥沼。随着后续市场的大幅调整,投资人纷纷要求孙尚传履行保底协议,债务危机倏然而至,而且越来越大。孙尚传所质押的股票等资产很快被大量冻结,孙尚传及配天集团的债务总额攀至近30亿元,却无能为力。

从胡润IT百富榜上的百亿富豪到负债近30亿元,孙尚传在商海里的跌宕起伏,是他追梦路上的一个缩影。

下海

将时针拨回到30年前。

上世纪80年代,孙尚传从安徽机电学院(现更名为安徽工程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蚌埠的无线电一厂工作,其后又被调至无纺布厂。1989年,孙尚传第一次到了深圳,是因为该无纺布厂在深圳有个合资公司,他得到了一次外派的机会,这一干就是6年。

身处改革开放最前沿的深圳,敢闯敢试的精神在这6年里,不断地激荡着孙尚传彼时血气方刚的内心。

1995年,孙尚传下定决心,辞职创业,下海单干。他首先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安徽怀远,成立了天宇实业有限公司,跨界干起了农业。

“当时做的是调味料行业,1998年就做到了全球最大,年产量有850吨,出口日本赚外汇。”回想自己第一次下海创业,孙尚传有点兴奋。当时他从零开始,在世界多地实地调研,与高校专家一起做研究,掌握山葵和辣根(均为出口调味料)的种植特性,并首创“公司+农户”的模式,迅速让公司成为一家颇具规模的调味品原料生产企业。但孙尚传还是觉得应该换一个行业:“做农业靠天吃饭,下雨着急,不下雨也着急。我要找一个靠智慧吃饭的事业。”

2000年,孙尚传又回到了深圳。不久后,他找到了那个“靠智慧吃饭”的事业。

孙尚传清晰地记得,那是2001年6月4日,当得知意大利老牌移动通信基站滤波器企业Forem(弗雷)在深圳龙华设厂,需要寻找当地的金属加工供应商时,孙尚传果断抓住了机会。自此,大富科技从零开始,为弗雷做生产滤波器的铝合金腔体和各类金属谐振杆的代工业务,为此后大富科技在滤波器领域的精彩故事埋下了伏笔。

上市

成为弗雷的一个代工厂后,大富科技快速发展。2005年2月,德国Kathrein(凯士林)抢先一步,收购了大富科技66%的股份,当时大富科技整体估值2亿元。凯士林是德国最大的近百年历史的天线系统制造商,在此后凯士林主导的3年里,大富科技不断开疆拓土,内外并重,全面实现了该产业链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可控。

峰回路转。2008年6月27日,时隔3年之后,孙尚传又原价将大富科技66%的股份从凯士林手中购回,为其后的上市铺平道路。

2010年10月26日,大富科技登陆创业板,按照IPO的估值计算,大富科技的市值已接近20亿元。上市之后的大富科技,改变了以往自己被收购的命运,转向对外界同行的收购。2011年,大富科技签订并购协议,收购了意大利弗雷公司创始人GP.Villa所创立的公司60%股份,大富科技并购的大幕由此拉开。

2012年,大富科技又并购了美国Commscope(康普)深圳公司、英国Filtronic(飞创)、瑞典Allgon(傲尔贡),以及此前并购弗雷的美国安德鲁公司等8家同行公司。

经过一系列并购,大富科技几乎将欧美各大滤波器及天线公司全面并购且完全承接了其产能,为公司成为全球最大的滤波器设计供应商打下了坚实基础。当前,大富科技的滤波器产品占据了全球市场20%的份额。

其间,大富科技还创新出颠覆性的滤波器结构,推出了前所未有的规格及工艺,实现低成本、大批量、高品质交付。

“我们将滤波器产品的铝合金、铜合金等原材料损耗率从90%降至5%,生产效率从每个产品用时20分钟缩短为0.5秒。滤波器价格从6000元、3000元、1600元、1100元、900元、600元、300元之间不等。”对这些数字,孙尚传如数家珍。在滤波器领域,大富科技为行业乃至整个移动通信领域的发展作出很多贡献,功不可没。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大富科技已经申请射频滤波器领域专利761项,其中发明专利253项,PCT专利157项,已获专利授权428项,专利申请数量和获授权数量都远远超过同行。

“大胆”

做滤波器,有一个必需的设备就是机床。大富科技从事滤波器制造时,国内还没有工业制造的关键设备数控机床(CNC,即工业母机)的生产能力,只好向日本和欧美国家购买。

但当孙尚传去购买的时候,对方开出的苛刻条件让他难以接受,比如要向巴统或北约组织成员国政府写申请,写明工艺、标明具体位置等。“对方很硬气,你不按我的条件来,我就不卖给你。”孙尚传气不打一处来,但也很感慨:“没有自主知识产权和自主创新能力,在国际市场怎么竞争?花再高的价钱,也买不来尊严。”

2005年,孙尚传立志要做自己的工业母机,并发愿要成为中国的FANUC和中国的西门子。于是,他就在安徽买地建厂开始做数控机床,成立了两家公司,配天电子技术和配天机电。他希望能将电子和机械两个系统结合起来。

“配天”一词出自屈原的《大招》里的“德誉配天”。“配天是美的定义,就是遵循规律,按照规律办事,时时处处直落根本。”孙尚传说。

这又是一次从零开始。孙尚传带领团队,从第一行代码开始,十余年下来,如今已写下超过百万条的代码,实现了控制芯片、算法软件、核心零部件的全面自主可控。配天的工业机器人,从第一代发展到第七代,从民用到军工,从工业到服务,已经具备了同国际巨头竞争的实力。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决定太大胆了。”孙尚传如此感叹。如今,配天集团已在数控系统、数控机床领域拥有90%以上核心技术的自主知识产权,拥有六轴机器人、控制系统、伺服系统、软件算法、机器视觉、可编程逻辑控制器、伺服电机、轴关节力矩电机等核心技术。

十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投入了至少10个亿,现在还没有到收获的时候,但还是太值得了。”孙尚传说,目前,配天机器人业务连续6年实现盈利,净利润达到3000万元。

反思

敢闯敢试,让孙尚传在追梦道路尝到了甜头,但也为后续的危机埋下了隐患。面对当前的危机,孙尚传向记者坦承,这是一个很大的教训,让他学会了怎样去看待和理解资本。

“当下所有的事情,所有的压力和困难,都是来修炼内心的。所有的问题,都不是外在的问题,而是内在这颗心的问题。”孙尚传说。这段时间以来,他最重要的体会是:“黑暗中,没有人可以为你点灯,只能自己点亮心灯。无论多么好的情怀,多么好的理想,都必须跟当下的实际问题衔接。不接地气的情怀,是要坏事的。”

至于当下的困境,孙尚传认为,主要原因是在于企业长期发展和短期借款的矛盾问题,更是理想和现实脱节的问题。“当理想和现实脱节的时候,就会带来一系列问题。”

在孙尚传看来,根本的问题还在于自己,“有不舒服的感觉,有痛苦的感觉,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心没有充分打开。要解决根本问题,就必须开放包容、必须突破封闭。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走出困境。”

身陷困局,但孙尚传宁可自己背包袱,而大富科技却始终是“保护对象”。此前,有人甚至劝他转卖公司或者利用上市公司再去运作筹钱,为自己的债务脱困,但孙尚传不为所动。即便是最新的一次纾困方案设计,大富科技的控股权也未旁落他人。

未来债务问题解决后怎么办?孙尚传定下了方向:要剥离非核心业务,聚焦主业,做强核心竞争力。这个方向,也指向了孙尚传新的远大梦想。

如果说十多年前涉足机器人,是孙尚传就在前瞻性地谋划“工业4.0”的梦想,那么现在,他的梦想则瞄准了“工业5.0”。

提及此,孙尚传霍然起座,抓起一支笔,在一块黑板上疾速地描绘着他理想中的“工业5.0”:“未来,它将是一个真正的‘平行世界’,好比是‘下一代的工业微信’,大家可以在这个体系中自由探索、学习和创作。”孙尚传眼中突然闪烁着光芒,“这是一个工业的智联网平台,可以实现人与人之间充分的分享、共享、协同、共生。”

大富科技旗下的大富网络,成立于2006年,目前已拥有原创的NPL神经元并行计算机语言,以及基于互联网的PARACRAFT分布式3D创作工具、网络空间以及WIKICRAFT个人网站作品创造分享平台,和基于网页适用于所有应用的智联网操作系统和基于网络载体的全在线工业创造、设计、仿真、制造、3D打印、分享、物流、支付的智联网平台。

记者禁不住问,如此远大的理想,为何会落到他的肩膀上?他又如何能负担得起?

“为什么会落到我这个傻瓜头上?那是因为我看到了,就该去做。”孙尚传笑着回答。

标签:

猜你喜欢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