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粉象生活怎么赚钱 » 正文

大仙语录:米卢太神奇是我们太农民 李铁是中国之腰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25日 | 作者:wzlongf22 | 0个评论 | 88人浏览

大仙王俊

北京时间12月24日夜,著名足球评论员大仙(原名王俊)离世。一起来回顾下这位老媒体人的语录。

2001年世预赛仅1-0战胜马尔代夫,评价:中国1-0胜马尔代夫,就跟意大利1-0胜安道尔没什么区别。这是一场虚弱的胜利,呆滞的比赛。中国队七冲世界杯的斗志和信念,在马累的高温和嗡嗡作响的蚊子声中,降到最低点。完全进入梦游状态的中国队,凭借谢晖突然醒来的一击,侥幸战胜了马尔代夫,然后一切又恢复到平庸,呆滞、虚弱、低迷。然后,从马累到金边,中国队在吴哥窟的历史陈迹中,又将遭遇何种郁闷?

还是01年世预赛,4-0战胜柬埔寨,评价:“中国之腰”李铁挺起了脊梁……被米卢“享受生活”、“快乐足球”引导的中国队,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就应该像进球之后的谢晖,充满了优越感。

韩国、日本直给世界杯,把冲击世界杯的霸气传向中国,以期由“东方龙之队”单挑西亚群狼。但是,在马累的海风中和金边的草地上,中国队几乎累得想歇菜了,在亚洲杯剑指日韩双雄时的浩然锐气,已化作一蓬蒿菜。

01年世预赛,5-1大胜印尼,评价:幽灵般的祁宏于下半场愤然出手,他站到了马明宇留下的突前之位,中国队的攻势从阴郁中爆发,如一场暴雨倾泻到印尼人的禁区。

马明宇苍茫的背影在昆明的雨幕中渐渐远去,祁宏闪亮的身姿在高原气势如虹。在光与影的变换之中,像雾像雨又像风的祁宏,取代了古道西风瘦马的马明宇。

评米卢 神奇的米卢,会在中国变得腐朽吗?米卢的神奇,会被中国足球摧残得无比平庸吗?现在米卢什么都别管,没事偷着乐,听一首王菲的《我快乐所以你快乐》。以米卢为核心的米卢,正在一片质疑声中滑向边缘。

可能是米卢太神奇了,他怎么玩儿怎么有。可能是我们太农民了,完全不能理会一位贵族享受生活的乐趣。

有时候,喝酒与踢球是一种境界,渴酒的无尚境界就是没有对手,只有酒量。

踢球也一样,没有对手,只有得分。因为对手可以不存在,即使存在,也可忽略不计,然后只有酒量和射门得分。

中国足球,终于到了自斟自饮的境界。

评国足选帅:中国足球选帅,选了半天还是不帅,不仅不帅,可能很衰。

俗话说:帅呆了。结果中国足球选来选去,我们没呆,中国足球自己先呆了。现在已不是足协选帅,南勇选帅,而是媒体选帅,是一帮足记在选帅。足记选帅的势头铺天盖地,早已压倒了藏着躲着闪烁其词的中国足协。

评哈恩执教国足: 新年的钟声就要敲响了,在每个人的耳中,都是一样的钟声,哈恩在瑞士、米卢在墨西哥听到的钟声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心境大相径庭。北京岁末的残雪尚未融化,新年之后,“风雪哈恩”就要从欧洲远赴中国,执掌国足,在冷酷的冬天,“德丙哈恩”将支撑中国足球脆弱的信念。

评黑哨

评黑哨:中国足坛确实有黑哨,黑哨不用再打引号。

新华社记者暗查黑哨,据说中国足坛有八个黑哨。

黑哨在黑暗中已不敢窃笑,在新的一年无法逍遥,他们摸摸自己的心跳,血压急剧蹿高。

谈女足:

铿锵玫瑰,一个破碎的神话,在希腊神化中得到残酷的验证。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当李宗盛跟林忆莲在北京的“桑拿天”挥别往事时,中国女足在满地落花中,迅速走出人们的视线。

1996年的亚特兰大,1999年的洛杉矶,梦幻般的无冕皇后,被猝然打入雅典的牢底。想起女作家张悦然的代表作《樱桃之远》,现在是《玫瑰之远》,忽然之间,中国足球告别“玫瑰时代”。

谈甲A射手张玉宁:在朴树的《生如夏花》中,张玉宁或许能有繁花般的人生体验,那“惊鸿一般短暂,像夏花一样绚烂”的时日,正把张玉宁孤傲的风骨向绿茵场吹送,个性的繁花依旧孤独地盛开:“我是这耀眼的瞬间,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大仙著作大仙诗作

标签:

猜你喜欢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