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海南落户 » 正文

日军劫掠矿产,奴役劳工 在三亚田独村致万人罹难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21年06月10日 | 作者:wzlongf22 | 0个评论 | 46人浏览

  日军劫掠矿产,奴役劳工,在三亚田独村致万人罹难

  ​一笔不能忘却的血债

  文\海南日报记者 徐慧玲 梁君穷 图\海南日报记者 武威

  在三亚市吉阳区田独村,穿过一片住宅小区,走上大坝,眼前便是颂和水库,开阔的水面被群山环绕,阳光下,波光粼粼,这里绿水青山,景色秀美。

  时光流逝,当年的矿区已看不出旧时模样,如果不是有历史的铁证,谁能想到这环抱的青山承载着一段不堪回首的悲痛历史;这清澈平静的水面下埋葬着近万名罹难同胞的海南落户办理冤魂?

  70多年的时间可以让人忘却许多事情,却抹不去一个民族血与火的记忆。今天我们重访故地,感受先辈们经历的苦难,正为了汲取精神力量,更好地投入到海南自贸港建设中去。

  日军掠夺琼崖铁矿

  日本帝国主义觊觎海南矿产由来已久,1922年,日本人勾结中国奸商何瑞年等在西沙群岛设立所谓“实业公司”,行盗窃西沙资源之实。侵华战争全面开始后,国土面积狭小的日本深感资源不足以支持战争。

  1939年2月,日军登上海南岛后,随即组织力量进行资源勘查,发现了田独铁矿。由于受到美国禁运,铁矿石严重匮乏而即将难于支撑战争机器的日本侵略者大喜过望,立即开采掠夺。

  据《三亚市志》记述:田独铁矿位于田独村东黄泥岭西北山麓,总储量500万吨左右,工业品位高达63%,有害成分很小,属优质铁矿……1939年动工,1940年投产。此后陆续装备有0.5立方电铲5台、推土机7台、胶带运输机,矿山码头改为33吨大车牵引运矿。1944年下半年因盟军飞机封锁海域而停产。日据时代总共开采269万吨,运出268万吨。

  抗战胜利后,民国政府派人前往调查并于1946年4月写成了《海南岛榆林港田独铁矿调查报告》,该报告提到:“该矿原有工人8000余名(海南工人4700名,大陆工人3100名,台湾及朝鲜工人400名),工人中,以海南人为最多,皆充苦力,大陆工人,多操技工,日人所谓特殊工者,充当苦力者亦复不少,台湾及朝鲜工人则皆当较高级之技工及事务管理。”

  从这份报告中可以看出,在这个矿场中海南人居多,而且是最为辛苦的苦力,但由于矿工是采取期满轮换的制度,所以这8000人的数据只是在其最后停工之时的工人数目,而不是来过田独铁矿的所有劳工数目。

  该报告中还提到,“各种工人之招致,系以引诱、欺骗、强迫、招募等方式……当时声明服务期为一年,期满护送回籍,但日人始终未履行诺言。外来工人到此者,久者五六年,近者二年,除逃走外,鲜能归家。至海南工人,系采征用方法,亦即强迫方法……” 可见矿工们来此绝大多数都不是自愿。

  劳工们的人间炼狱

  劳工们被日方以各种手段胁迫至田独铁矿,他们却没想到这个看似平静的田独村,却是他们的人间炼狱。

三亚吉阳区田独村上年纪的老人回忆当年日军掠夺铁矿的情景。

  “老人们都把这座铁矿叫作红山矿,名字来源就是当年日本人杀了许多矿工,满山、满地的血红色,整座山都是血腥味,每天矿上都有劳工被打死、饿死、烧死,从早上到半夜,哭喊声不断。” 站在田独万人坑死难矿工纪念碑下,67岁的村民唐耀方神情黯然,他小时候常常听村里的老人讲述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并且铭记于心。

  《海南铁矿劳工口述史》一书记载了许多当时田独矿工的口述回忆。“有两个工人因没衣服穿,到田独矿山上偷日本的旗子做成短裤,被日本人查出抓住。日本人召集田独矿山上的工人在广场集中,强迫这两个工人挖坑,给每人一支烟抽,跪在坑旁边,全体工人围着,由日本人用刺刀一连捅肚子三四次,这两个工人没有死就这样被活活埋掉。”已故老矿工黄平在书中回忆道。

  当时陵水、保亭等地的许多村民也被诱骗或强制征用至田独铁矿。“除了被塌方砸死的,被打炮炸下来的石头砸死的外,还有不少劳工是病死的,他们患疟疾或拉肚子、吐血、拉血,病了也不能回家,必须做满期才能回家,也没有药吃,不给治疗,受伤也没有医生来救治。”已故的陵水矿工杨阿昆曾在访谈中描述。

  许多矿工的口述资料还提到,当时在田独铁矿,矿工们吃的是限量的番薯、玉米、南瓜汤或两个饭团,几只霉烂的咸鱼仔,常常饿得肚子呱呱叫,劳工们住在用木头或竹子搭起来的茅草房里,拥挤不堪,环境恶劣。

  万名冤魂埋葬于此

  如今在颂和水库旁,有一片芳草萋萋的绿地,这里耸立着两座纪念碑。一座是1958年由海南铁矿田独矿区用水泥砌筑的“日寇时期受迫害死亡工友纪念碑”;另一座是2001年年初三亚市政府在原纪念碑旁新建的纪念碑,碑上刻着“田独万人坑死难矿工纪念碑”。

三亚吉阳区田独村“田独万人坑死难矿工纪念碑”。

  繁重的劳动和非人的生活,使许多劳工相继昏死在矿井里,劳工稍有不从,便遭棍棒毒打,如果有劳工逃跑被抓回来,不是立即被枪杀,就是施加重刑。矿上天天有死人,少时六七个,多时四五十个,甚至上百个。患传染病的或被怀疑是传染病的,一律被活活烧死。

  据统计,日寇在田独开采铁矿期间,病死、饿死、打死、烧死、活埋、枪毙的劳工近万人。这些罹难同胞的尸体,被简单埋葬在矿井旁边的坡地上。

  1958年,当田独村村民开挖颂和水库时,铁锹还没铲几下,就铲出一堆白骨,后来白骨越挖越多。“本地人死了后,尸体被运回去。”不少海南本土矿工在回忆录中都提到类似的内容。可想而知,在田独铁矿罹难的同胞中,不止埋藏在颂和水库下的近万具尸骨。

  唐耀方回忆,在他学生时代,学校、部队等常常组织一批批人到田独万人坑悼念,听亲历者现场讲述那段历史,讲到激动处,讲述人常常泣不成声,甚至现场就要啃起草皮,还原当时因米饭不够吃加上劳动过度只能吃野菜充饥的场景。

  先辈们描述的场景深深地印在唐耀方的脑海中,每当和外人说起这段苦难的历史,唐耀方不禁眼眶泛红,“根植于田独村血脉的惨痛记忆,无论历史抑或今天还是未来,人们要永远铭记。唯有不忘历史,才能让亡魂安息。”

  当年的矿区已变成绿水青山,不远处的亚龙湾更是游人如织的旅游度假区。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历史节点上,回望中华民族在血与火中铸就的伟大抗争史,更能明白铭记历史才能奋力前行。

标签:

猜你喜欢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