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象生活粉象生活邀请码粉象生活是个什么东西粉象生活安全吗?是不是真的?粉象生活靠谱吗粉象生活怎么赚钱粉象生活APP粉象生活下载粉象官方邀请码是多少粉象生活是正规平台吗粉象月入几万是真的吗哪个是粉象真正的官网邀请码粉象生活是阿里巴巴旗下的吗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粉象生活怎么赚钱 > 正文

华南虎球员半年没领钱欠款达3000万 现在只能等

来源:网络发布时间:2020-02-25分类:粉象生活怎么赚钱浏览:83评论:0


导读:华南虎众将很难文章来源:热力学第一定律丰臻2020年的中国联赛冬歇期比以往都长。多家中甲、中乙俱乐部解散退出,欠薪和失业的困扰随之而来。情人节前夕被通知球队解散的广东华南虎球员,正...
华南虎众将很难

文章来源:热力学第一定律丰臻

2020年的中国联赛冬歇期比以往都长。多家中甲、中乙俱乐部解散退出,欠薪和失业的困扰随之而来。情人节前夕被通知球队解散的广东华南虎球员,正处于十字路口,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1

2019年年初梅县铁汉足球俱乐部改名广东华南虎,随之而来的是各种转让传闻。赛季结束后传佛山企业有接手可能,但最终谈崩。无人接盘情况下,华南虎宣告解散退出。

改华南虎这个名字看起来野心勃勃且有长远打算,但也许只是为了方便在省内转让。说不清了。

俱乐部管理层给出退出的直接理由是有球员、教练不肯在薪资表上签字,根据足协规则,他们无法注册,只能解散。知情人士透露傅博上赛季被欠了60%的薪水。傅博本人不愿意对此事有回应。

但明显根本原因是投资方的资金流存在问题。

据记者了解,广东华南虎球员已经半年没有领到基本工资、绩效工资和奖金。这笔总欠款在3000万人民币左右。梅县铁汉俱乐部在2018赛季就曾有欠薪发生,当时投资人用房产抵了部分工资。

上赛季效力华南虎的前申花门将邱盛炯近日在接受《东方体育日报》采访时表示:“看到语音来电总会有点不想接,大多是华南虎的队友打来(借钱)的。我挺想帮他们的,但是还是不太好意思地婉拒了,毕竟我自己半年也没拿到钱了,说得难听点,借了钱我自身难保。”

资料显示,广东华南虎足球俱乐部的唯一股东是梅州市集一建设有限公司,该公司的股东是占比90%的自然人刘水和占比10%的李秋玲。刘水是深圳铁汉生态环境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梅县铁汉在2018赛季一度雄心勃勃,引进穆里奇和阿洛伊西奥,但更名为华南虎后在2019年的投入急转直下。

深圳证券交易所官方网站上可查的铁汉生态2019年年度业绩预告显示,他们在这年亏损接近8.9亿,而一年前是盈利3亿。俱乐部的大股东无法接续投钱,工资就发不出来。

如果球员和教练组所有人都先签字,俱乐部还在规则层面维持住中甲资格,但欠款何时能够补上未知,新赛季继续欠薪可能性很大。一位不愿意签字的球员代表对记者表示:“眼看投资人没有钱,也不能给我们信心,我们签了字又有什么意义。不如干脆早点去找下家。”

2

2020年1月份冬训期间,球员一边训练一边讨薪,俱乐部让球员在工资表上签字,签字的球员可以拿到白条。

欠条很简单,内容是俱乐部欠球员多少薪水,没有还款日期。俱乐部对球员口头承诺:争取2020赛季把欠薪结了。还有合同的球员更愿意签字,已经自由身的球员不愿意签字。

这意味着只要华南虎俱乐部把少数自由身球员和教练组的薪水补齐,或者补一部分,让他们先签字,就可以拿到全部人签字的工资表去交给中国足协。

一位自由身球员对记者说:“哪怕你补不全欠款,只要补一点让我们看到你在行动,让我们看到还有希望,我们也会考虑签字。”但华南虎俱乐部没有这种举动。

有合同在身手里拿着白条的球员,能否靠白条最终拿到欠款?这种可能性也在降低。打白条的时候俱乐部主体还存在,但之后俱乐部正式宣布解散退出,走破产程序,债务问题就更难解决。

但反过来说,拖下去不代表以后就不解散。

有球员咨询律师后了解到:俱乐部是有限责任公司,按照相关法规,有限责任公司破产后,员工很难拿到欠薪了。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一位助理法官告诉记者:“有限责任公司破产后会进行资产清算,按照债权的有限顺序进行清偿。员工工资是相对靠前的债权,能不能拿到取决于排前面的债权清偿完后是否还有剩余。清完即止。如果资不抵债,球员是有可能拿不到钱的。”

据了解华南虎俱乐部的知情人士分析:“俱乐部很多经营资金是向股东借款,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3200万,股东注资了3200万之后,剩下的投入都是以俱乐部借债的形式向股东借来的,所以股东也是俱乐部的债权人。如果俱乐部还有一点资产,清算完有一笔钱的话,看是先给股东还是先给员工。”

中甲俱乐部一般没有球场、基地所有权,最重要甚至是唯一值钱资产是球员所有权,但欠薪是既成事实,有合同在身的球员,如果寻求转会,必然也以自由身转会,俱乐部在转会市场也不可能收回一分钱。比如:曾超加盟富力,富力就没有给转会费。

一位有过俱乐部解散经验的球员告诉记者:“之前效力的俱乐部解散退出,球员被欠薪,老板后来是一点一点地还这些钱,没给完,但总算能给你一点就给你一点,说白了在还良心债,全看老板自己的态度。作为球员还是希望中国足协能够尽可能维护我们的利益。”

据了解,广东华南虎俱乐部已经安排一位财务总监对接俱乐部欠薪事宜,但尚无提供承诺和解决方案。

3

曾超比较幸福。更多前景未明的球员现在一边操心何时拿到欠薪,一边操心自己的接下来的工作。

这个冬季窗口,就业市场异常激烈。超过10家俱乐部解散,超过200名球员要找新东家,但现有俱乐部的位置就这么多。实际上这些位置还有缩减——

2019赛季中超联赛俱乐部报名人数为31人,只能报4外援,有27个本土球员的位置;按照中国足协制定的2020赛季新政策,中超俱乐部报名人数改为30人,允许注册5名外援。意味着每家俱乐部一线队内援注册名额可能减少了2个。另外,报名年龄还有限制,注册内援名单里至少要有3名U21首签权球员(本俱乐部培养注册4年以上)。

这种情况下,据了解,中国足协寻思为这一大批球员再就业提供便利:原俱乐部解散后,球员如果加盟新俱乐部,可以不占内援转会名额(原本每家俱乐部只有5个)。目前这个政策还没有官宣,但官宣应该只是时间问题。否则一定会导致大批量球员退出职业足坛。

广东华南虎的解散,是广东足坛的损失。华南虎前身是铁汉生态于2015年初收购的梅县客家足球俱乐部。梅县客家的前身是东莞南城足球俱乐部。2001年广东宏远俱乐部把甲B资格、一队、二队卖给了青岛海利丰,广东宏远的三队、四队在2003年组成了东莞南城,随后开始征战香港联赛、中乙联赛。

青岛海利丰俱乐部在2010年的反赌扫黑风波中被中国足协取消了注册资格,从此消失。随着广东华南虎的解散,广东宏远的脉络已在历史尘埃中彻底消失。

(刊于2月25日南方都市报体育版)

标签:买东西返现的平台购物平台APP名字大全网购省钱软件